半岛BOB·综合(中国)官方网站-bandao sports一汽原董事长徐建一把金条藏茶叶罐埋在豪宅大树下
发布时间:2024-03-08 05:52:21

  半岛BOB原一汽集团党委书记徐建一,在巡视组进驻一汽集团的前夕,将贪污受贿得来金条埋进院里。

  与一汽同龄的原一汽老总徐建一敛财受贿搞特权 净月风景区建的“厂长楼”光庭院就占3000平 在被捕后,徐建一接收采访时,说起之前的所作所为:作为一汽的一把手,犯了罪,我对不起一汽的员工。

  徐建一出生于1953年,与一汽同龄,其父是最早一批一汽的建设者之一,给儿子起名徐建一,寓意就是建设一汽。一汽集团领导班子在已经分配有住房的情况下,在长春净月潭风景区建了一片别墅,只出售给班子成员和中层以上干部,价格远远低于市场价。一汽职工给这片别墅区起了个名字——厂长楼。漆黑的夜晚,一个花甲之年的老人,带着家人在院子里抡动锹镐,小心翼翼的将一个个铁皮茶叶罐放进刚刚挖好的土坑里,填完土做好记录,几个人静悄悄走回房间。这个场景让人首先联想到“土改”时期的地主富农,他们趁夜藏浮财时似乎就应该是这个样子。但是,前文描写的画面就发生在近一两年间。原一汽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徐建一正是文中的主角,在巡视组进驻一汽集团的前夕,他和家人一起,将贪污受贿得来的金条、金表等贵重物品放到几个茶叶罐里,然后在院里大树下面挖了一个坑,把这个罐埋到这个坑里。巡视之后,他意识到可能这个别墅是必须要整改了,可能躲不过去了,又把茶叶罐挖出来,转移到其他亲属那,后来赃物被起获的时候罐上的泥土还在。

  徐建一出生于1953年,与一汽同龄,其父是最早一批一汽的建设者之一,给儿子起名徐建一,寓意就是建设一汽。可以说徐建一的一生都与一汽联系在一起,从一个技术员到企业的掌舵者,从人生辉煌的巅峰到身败名裂。2000年至2013年,徐建一利用担任一汽集团副总经理,吉林省委常委、吉林市委书记,一汽集团总经理、党委书记、董事长等职务上的便利,为长春市顺航运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强等在企业经营、职务调整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,直接或者间接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18.974万元。张强的另一个身份是徐建一的妻弟,长春市瀚翔物流有限公司(下称长春瀚翔物流)实际控制人。

  除此之外,地方政府鼓励一汽集团为地方经济做贡献,发给一汽集团5000多万奖金,徐建一自己分到的奖金累计430万元。由于一汽集团与众多国外品牌合资生产汽车,旗下不少车型在市面上供不应求,因此不少4S店开启了加价提车的先河,更有甚者,最畅销的车型,一辆车加价在10万,甚至更高。4S店的经销商为了能够多拿到销售配额,就会给有审批权的干部或者直接是一汽集团的领导回扣,而这些加价的成本,最终还是加到了消费者身上。一汽集团领导班子在已经分配有住房的情况下,在长春净月潭风景区建了一片别墅,只出售给班子成员和中层以上干部,价格远远低于市场价。一汽职工给这片别墅区起了个名字——厂长楼。这片别墅区里居室面积从300多到500多平方米不等,每座别墅还配有巨大的庭院,面积从2000多到3000多平方米不等,按级别享受。徐建一自己在别墅区也有一套,面积481平方米,庭院3000平方米。

  巡视组在一汽集团巡视期间有一个突出现象,每天接到的来信来电来访数量巨大、应接不暇,从中能感到一汽职工对当时的领导班子有极大不满。在与徐建一谈话后,徐不但没有真心改过,反而都是采取应付、糊弄的态度,妄图蒙混过关。徐建一利用职权让妻弟的企业承接一汽物流运输业务,然后再收受内弟所送的房产和钱物。中央巡视组接到反映后,就此与徐建一谈话,徐建一表示已经让内弟退出了一汽的业务。但巡视组经过深入了解发现,他内弟的公司其实只是换了个法人名字而已。

  在承接一汽集团相关业务期间,徐建一的妻弟张强从中获利8000余万元。关于一汽“厂长楼”的问题,巡视组明确要求整改,但徐建一却想办法、搞变通,他当时只是在自家院内种了一圈树墙,外面的院墙仍然没有拆掉。同样,在430万元奖金的问题上,徐也敷衍了事,让相关领导退还奖金的10%-20%,就算整改了。正是这种不配合,阳奉阴违的态度,导致在一汽工作36年的徐建一被一汽除名。2015年3月15日,“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董事长、党委书记徐建一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”的消息出现在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。2017年2月9日,徐建一因为受贿被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6个月。

  在被捕后,徐建一接收采访时,说起之前的所作所为:作为一汽的一把手,犯了罪,我对不起一汽的员工。在说起受贿问题时,徐建一说:我确实觉得不应该。作为央企的领导,国家给我们的待遇够高了,这是我讲心里话。我自己也很明白,为什么人家给我钱,不给别人钱呢,原因就是因为你在这个位置上,你有这个权力。对于超标建房,应付巡视组,徐建一:群众为什么有反映?这个是不应该的,考虑到那些职工,现在有的住房还很困难。一汽员工有那么多,为什么在这儿决定盖房子,为什么房子都是卖给高管了?说白了就是不负责任。有的同志也跟我说,你看你一把手,你把这个改了以后,那我们怎么办啊?自己整改得不彻底,那你就更不要说带着别人整改了。为什么不彻底?就有畏难情绪,觉得这样做好像得罪人。

  最后对于自己的堕落,徐建一说:就是腐败,给你一点小的利益,就破坏制度了,给一点小的甜头,国家利益就不要了,整个把这个基础破坏掉了。如果都在想自己的事情,都在找一些破坏制度、制度以外运行的事情,企业是没有发展后劲的,慢慢就会变成一盘散沙了。最后,作为大型国企的一把手,国家安排你坐到这个位置,一方面是信任,另一方面是期望,正如徐建一所说,国家给的待遇已经够高了。主要的精力应该放在如何带领员工创造更好的业绩,给国家创造更多的财富,而不是利用国家的信任谋取私利。古人有云: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莫让财帛红了眼,黑了心。